田馥甄凍卵、Ella尿失禁、Selina被燒傷:18年前看熱鬧,18年后看人生

編輯:必應閱讀2019-05-24 23:10:00視頻娛樂
字體:
文章簡介:NO.1084“分開時各自牛逼,一起時天下無敵?!?000年,是一個魔幻的年份。一個小眼睛的卷發男生,發行了人生中第一張專輯《Jay》,從此橫掃樂壇;21歲的章子怡,出道即巔峰

NO.1084

“分開時各自牛逼,一起時天下無敵?!?/span>

2000年,是一個魔幻的年份。

一個小眼睛的卷發男生,發行了人生中第一張專輯《Jay》,從此橫掃樂壇;

21歲的章子怡,出道即巔峰,憑一部《我的父親母親》,笑傲柏林國際電影節;

王家衛的《花樣年華》在香港上映,成為迄今歐美影評界綜合評價最高的華語電影之一。

2000年,是21世紀的元年,也是改革春風吹滿地的一年。

那年,灣灣舉辦了一屆歌唱比賽,《宇宙2000實力美少女爭霸賽》,比后來風靡大陸的《超級女聲》還早了4年。

不光名字瑪麗蘇,賽制也奇葩,只選冠軍,其他人全部淘汰。這個被命運眷顧的女孩是誰?——Selina任家萱。

華研唱片后來一想,干脆再多簽兩個吧,又準備了一輪測試,最終簽下了Selina任家萱、Ella陳嘉樺和Hebe田馥甄。

當時紅透半邊天的,只有臺灣的小虎隊和香港的草蜢樂隊,根本沒人想到這個懵懂的少女組合會火。

三人一起住進女生宿舍準備出道,因為年齡相仿,很快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。

Hebe曾經吐槽S.H.E名字太土,一定紅不起來,但就是這個代表“溫柔、自信、勇氣”的組合,在出道的18年里,一步步成長成了“亞洲最強女團”。

S.H.E的第一張專輯是《女生宿舍》。

這張專輯的質量很不錯,尤其是主打歌《戀人未滿》的傳唱度非常高,是當年最受歡迎的歌曲之一。

這首歌唱出了少女對愛情的憧憬,在輕快的旋律下,大家記住了這三位性格迥異的女生。

她們的確很不一樣。

Selina愛臭美,永遠一副公主模樣,Hebe話總是很少,是團隊里的氣質掛,而Ella酷酷的,是個“假小子”。

因為一場比賽,三個本來毫無交集的女生,開始了一段長達18年的友誼。

小魚君最初知道S.H.E,是一首《super star》,這是當時每個磁帶,每張CD里的標配神曲。

當年沒有喊麥,沒有社會搖,但聲音的爆破,放肆的嘶吼,還是成為無數人的青春記憶。

2003年,當twins唱著“變天后,變新娘,都是理想”時,S.H.E卻大聲表白“你是電,你是光,你是唯一的神話?!?/span>

同年7月,Ella因為主持節目出外景遭遇意外,導致腰椎受傷,需要休養半年。

在現場看到這一幕的Selina和Hebe,嚇得眼淚直掉,Hebe甚至急得大叫:為什么救護車還不來?我買一臺救護車好了。

華研唱片的高層親自到醫院探視,在她休養期間,宣傳期則由Selina、Hebe兩人撐起。

Ella在醫院這么一躺,就到了2004年。

2004年2月,崔永元手撕馮小剛,說他的新電影《手機》是一部三級片。

原來,馮小剛想拍一部主持人出軌的電影,男主角參考的正是當時最好的主持人崔永元。

老實人崔永元,一聽要拍主持人的故事,屁顛屁顛地去當了顧問,結果出來一看,竟然是這么個偷情故事。

老崔生氣歸生氣,小剛該拿的獎可一個沒少拿,我們的“金鎖”也撿了個“百花影后”。

主持慣了《實話實說》的老崔,去年一聽馮小剛要拍《手機2》,一怒之下捅出了個“范八億”,這下馮小剛徹底老實了!

那年,遠在臺灣的S.H.E,一邊當著吃瓜群眾,一邊開了人生中第一場世界巡回演唱會。

都說唱而優則演,2005年,S.H.E終于合體拍了一部偶像劇《真命天女》。

又一個暴露年齡的系列,但拍攝這部劇時,意外又雙叒發生了。

6月21日,Ella不慎遭遇大火,耳朵灼傷、兩側頭發燒焦,需要緊急送往臺大醫院醫治。

也許是冥冥中注定,同樣的事情,也發生在了Selina身上。

2010年,Selina和俞灝明在拍攝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時,因爆破出現意外,雙雙被燒傷。

記住這個劇名,考試要考的,這部由香港亞視改編來的同名電視劇,其實是個毒奶。

1996年,鄧萃雯和江華因拍攝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假戲真做,鬧得滿城風雨。傳聞鄧萃雯被江華的才華所折服,在慶功會上酒后吐真言,在公開場合公然示愛江華。

只可惜,當時江華是個有婦之夫。

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,江華把出軌的責任,推到了鄧萃雯身上,還聲稱第一次見面握手時,鄧萃雯就勾引了他。

真是一個大寫的渣男,相比之下,同為“姚小蝶”的Selina就幸運多了。

Selina當時已有未婚夫張承中,被火燒傷后,張承中一直不離不棄,陪在她身邊。

張承中是個律師,早在2010年,張承中就在S.H.E的一場演唱會上求婚,計劃來年愚人節結婚。

2011年,Selina如愿成為他的新娘。在婚禮上,證婚人馬英九,稱贊Selina美麗勇敢。

這場盛大的婚禮,看起來沖淡了大火帶來的陰霾,但陰天有沒有過去,只有Selina知道。

被火燒傷之后,Selina公布過一首獨唱新歌《愛我的每個人》,歌詞里有一句:只為了你一句我笑得好美,我忍住了太漫長的淚。

Selina的確沒有以前愛笑了,曾經驕傲如公主的她,不得不面對自己身上難看的傷疤。

但好在,最艱難的時候,有父母和姐妹一直陪在自己身邊。

只要沒有工作,Hebe和Ella都會去醫院陪她,告訴她不用擔心沒有工作,有姐妹在養得起她。

復健時,Selina嫌丑不肯帶頭套,她們就像《翻滾吧腫瘤君》里一樣,一人戴一個,逗她開心。

有唱片公司表示:S.H.E明年一定會推出專輯。

這個明年,一等就是7年。自2010年S.H.E宣布“單飛不解散”后,三人就鮮少同臺。

單飛后,幾度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己壓力大的Ella,選擇了出國游學。

Ella的確是三個人里面壓力最大的。

一出道即爆紅,行程排得密密麻麻,一邊要忙著準備演唱會,另一邊又要趕拍戲,原本開朗的她,竟萌生了退出娛樂圈的想法。

別看Ella假小子打扮,其實內心很敏感。一次,在拍攝MV時,她對著道具風扇默默流淚,把工作人員嚇了一跳。

那段時間,Ella患上了抑郁癥,好在最好的兩個姐妹,陪在她身邊,安慰她,鼓勵她。Hebe更是下跪,求Ella不要退團,S.H.E永遠不能解散。

除了工作的壓力,Ella的感情也十分坎坷。

之前的愛情,Ella總是扮演“很傻很天真”的角色,常常在愛情里付出信任,卻屢遭背叛。

盡管如此,每次分手后,她都沒有歇斯底里,而是獨自承受失戀的痛苦。

她暴飲暴食,胖了十幾斤,有時候又喝很多酒,然后開始掐自己。

在上一任那里受的苦,自然會有下一任來償還,她終于遇到了更好的人,這個人叫賴斯翔。

賴斯翔是馬來西亞籍臺灣富商,比Ella大5歲。

身材高大,外型陽光,符合Ella的一貫斬男品味,再加上他任職臺灣萊雅品牌行銷協理,可謂是“近水樓臺先得月”。

Hebe是2011年萊雅臺灣區年度代言人,借著這個機會,賴斯翔撩到了Ella。

Ella曾動情地說:

在遇到老公之前,曾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個被愛情遺棄的人?跟他在一起之后才感受到,原來自己也會被疼愛。

無論是游學拍拖,還是婚后和老公手牽手逛街,他們的生活,都像漫畫一樣美好。

從前她總是抱怨命運不公,現在哪怕經歷過尿失禁、膀胱脫垂的痛楚,也依舊感恩。只有熬過最暗的夜,才能柳暗花明。

團隊里兩個成員都已各有歸宿,只有Hebe,一直形單影只。

但Hebe最有名的一段緋聞,是和林俊杰。

剛進入娛樂圈時,林俊杰就在節目中大膽表示過對Hebe的喜愛。如果要選一種類型的女孩的話,應該是Hebe,因為她很可愛,很自然。

S.H.E的很多歌,其實都是林俊杰作曲,《兩個人的荒島》《一眼萬年》《只對你有感覺》。

最雷的是《只對你有感覺》,這首歌是林俊杰07年為Hebe創作的,明晃晃,暗戳戳的表白神曲。

但華研竟然安排Hebe和飛輪海來唱,知道這件事后,林俊杰一度感到非常遺憾,這首歌明明應該由自己跟Hebe來唱嘛!

就這樣,一個打死不說,一個裝傻到底,兩人的“純友誼”,一純就是好多年。

2013年7月,林俊杰在臺北小巨蛋開演唱會。

唱到《豆漿油條》這首歌時,在歌迷起哄下,林俊杰坐到Hebe邊上,還給她遞了一杯豆漿。

之后,林俊杰又把吃了一口的油條遞給Hebe,但被Hebe拒絕了,這個直男啊。

在大家的起哄下,Hebe被拉上臺,和林俊杰坐在秋千上,唱了一首《小酒窩》。

林俊杰對著天空,對著大地,對著眼前這片熒光海,對Hebe唱出那句:

你好可愛,我會一直愛你到老。

而Selina和張承中的婚姻,根本就是披著童話的外衣。

雖然最后還是和Selina成婚,但外界對于阿中“炒作”的質疑,從來沒有停止過——

Selina養傷期間,阿中出了一本書《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獄90天》;

多次在媒體面前作為Selina的代言人,過于高調的表現,令唱片公司十分不滿;

婚前一個月,Hebe和Ella在Facebook上痛罵他挑撥S.H.E的關系;

更可惡的是,張承中利用妻子的名氣,塑造自己重情重義的形象,參選了臺灣立法委員......

直到壓死最后的一根稻草出現,2015年3月,張承中被媒體拍到和辣妹夜游。

面對質疑,Selina只好回應:先生行程會讓我知道。

果真如此嗎?

他們的婚姻,就像當年那場烈火留下的傷疤,不斷以灼燒之痛提醒當事人,我們已不是同路人。

2015年4月,Selina在《康熙來了》吐槽阿中,丟垃圾總是丟不進垃圾桶,從來不清理寵物的糞便。

而張承中也曾回憶:

第一次看到她傷后的腿,真的想吐,連ipad掉路邊都沒察覺,根本不像人的腿!

婚后,他也因為Selina的皮膚脆弱,根本無法同房,只好長期住在走廊里。在傷口排膿時,他還要幫助Selina一點點把膿擠出來......

他們大概真的愛過,只是消磨這段愛的砂礫實在太多了,以至于兩個人都沒有信心,攜手走完余生。

2016年4月,Selina宣布和張承中離婚,只有一句:

我們做的都不夠。

沒有撕逼,沒有炒作,言語中只有遺憾和惋惜,兩人認真且冷靜的,埋葬了這段愛情。

風雨同行,難逃平平淡淡,愛是什么時候來的,又是因為什么才走的,只有時光最清楚。

S.H.E里,Selina結婚又離婚,Ella嫁作人妻,很快有了自己的寶寶。

只剩下Hebe,始終單著,被媒體逼問什么時候結婚:

“你對自己被稱為黃金剩女有什么看法?”

“沒什么看法?!?/span>

“打算什么時候結婚?”

“現在都什么年代了,還問這個問題,不是想要就可以有的?!?/span>

到了該結婚的年紀,沒有過按部就班的生活,仿佛整個世界,都要與你為敵。

一屋、兩人、三餐、四季,的確是很多女孩的向往,卻不是Hebe的唯一歸宿。

被問及孩子,她坦然地說:

應該要趁35歲去凍一下,這個應該要放上to do list里,要排進通告表里,例如幾號到幾號寫“凍卵”這樣。

《小幸運》走紅時,有人說,這首歌讓她一曲成名,她淡淡一句:

我從不靠小幸運,我靠的是自己。

單飛之后,只有她一直堅持在“音樂”這條路上。

她以“田馥甄”的身份,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《To Hebe》,接著又推出了《My love》和《渺小》。

她的音樂才華被一點點放大,曾經安靜的女孩,也變得越來越自信。

出道初期,Selina在節目上問Hebe,最想做什么工作,Hebe半開玩笑地說:

歌手,然后慢慢過氣的歌手。

當一個人能把生活過得風生水起時,世界于她而言,是加冕,而不是恩賜。

站在演唱會的舞臺,Hebe說:

真正能讓我發光的時刻,是當我在臺上唱著歌,你們用每一雙認真炙熱的雙眼看著我,安靜地聆聽我,那時我才因你們而發亮。

正如Ella所說:有時候讓人成長的不是時間,而是你經歷的每一件事情。

多年前,S.H.E參加《康熙來了》,小S問這幾個初出茅廬的小姑娘:你們現在這么火,如果有一天你們過氣了,你們的生活會是什么樣子?

彼時,三位正處于名利巔峰的女孩,一臉天真,全然不知其中深意。

Ella說,我想過有一天我會過氣,所以現在就會開始存錢了;

Selina微笑,我只想當一個好好的家庭主婦;

Hebe則脫口而出:隨波逐流,看能去唱幾首就唱幾首。

命運是最不可言的東西,她們的人生,經歷了無數反轉和考驗,終于活出了自己的模樣。

多年過去,Ella的安全感,早已不需要通過存錢獲得,Selina結婚又離婚,把傷疤變成了自己的勛章,而Hebe,由光芒萬丈的S.H.E成員,一路單打獨斗,成就了“田馥甄”。

Selina和Ella總是強調:Hebe很亮啊。

這么多年來,只有田馥甄在堅守初心,只剩田馥甄在打磨夢想。我們不能永遠年輕,但我們永遠值得為生命中所有熱愛的東西孤注一擲。

而當年最膽小軟弱的Selina,如今最強大,也最漂亮地活著。

她袒露自己的傷疤,跑完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馬拉松,她上節目,調侃了自己的“新紋身”。

她不是忘記了那段過去,只是不再耿耿于懷,經歷過生死的她,早已沒有什么可失去的了。

Ella在擔任《創造101》嘉賓時,突然被問到C位:

以前從來不知道C位這個詞。

S.H.E從來沒有過C位,三人的站位從不固定,中間的永遠是被?;さ哪且桓?。

張承中向Selina深情表白時,Hebe和Ella把她團團圍住,看著Selina甜甜的笑容;

Ella有了身孕,又換成她在中間,其他兩個一人一邊,?;ぷ潘?;

Hebe開世界巡回演唱會,Selina和Ella則在臺下,看著臺上閃閃發亮的她。

以前不知道她們的“單飛不解散”是什么意思,現在才知道這是“分開時各自牛逼,一起時天下無敵”的最好詮釋。

一次節目上,需要看誰先掉眼淚,Ella和Hebe耳語幾句,一向冷靜的Hebe一下子就哭了。

Ella說的是:我們比你年齡大兩歲,我們可能都比你走得早。

原來朋友比戀人更高分,S.H.E大概是所有人對友情的終極向往。

2018年,是S.H.E出道17周年,她們合體出了一首單曲,就叫《17》。

時光很奇妙,17年前,這三個女生,誤打誤撞組成了S.H.E,又誤打誤撞地闖進了很多人的青春。

人生有多少個17年?

她們一同走向巔峰,也一起爬出過低谷,她們把人生最珍貴的時間,都給了彼此。

Selina說,為了替妹妹圓夢,稀里糊涂參加了比賽;

Hebe說,媽媽不讓打工賺錢,才來參加比賽;

Ella則說,她本來想參加另一個比賽的,結果排錯了隊。

她們都不為名,不為利,卻一路跌進了最大的名利場,摔得粉身碎骨過,也能贏得漂漂亮亮。

人生最大的恒常,就是無常,就像手里拿著一盒巧克力,但你永遠不知道,下一顆是什么。

聚散、痛苦、歡樂、等待、無望,S.H.E早已從當日的懵懂少女,成長為無堅不摧的女戰士。

而我們懷念的青蔥歲月,隨著那年耳機里的《不想長大》飛馳而去。

小橋依舊流水,斑駁的,是那些再也回不去的美好。

但無論過去多久,我們回想起S.H.E,腦海里跳出來的一定是:

大家好,我們是S.H.E。

一如當年。

┃圖文來源:易簡讀書(ID:yijiandushu)作者:黃魯植、網絡綜合

┃轉載授權請聯系微信號:daydayxiaoyu